您的位置:

首页> 不伦恋情> 爸爸吃早餐

爸爸吃早餐 - 爸爸吃早餐
星期六,正是放松的好时候,我舒舒服服地坐在我最喜爱的椅子上,开

赏我最喜爱的旧电影。

  剧情越来越紧张,爱丽丝来到海滩,遇上风暴,还得面对野蛮的土着……

  她会发生什幺事?

  我的心揪起来了,恨不得马上知道答案。正在那时,门铃响了。

  真讨厌,又是那些该死的推销员,老是上门来推销书本、电视接收器,又或

者是卖些比教堂唱诗班的小伙子所穿更要差的白衬衫,黑色裤子之类的物品……

  那些东西,别说要我付钱,就算是白送给我,我也懒得要!

  我知道,不把他们早早打发走,我就没有可能轻轻松松地看我的电影,于是

我的心一边沈迷在电影的剧情中,我一边匆忙拉开门,打算早点打发他们离开,

好继续观赏我的精彩电影。

  “你们走吧,无论你们推销什幺,我都不需要。”

  我还想说些什幺,只是,我张大着嘴巴,一下子什幺也说不出来。

  天,站在门外的,并不是什幺推销员,是我那二十三岁的女儿!在我女儿的

怀抱中,还有她两个月大的孩子!

  “嗨,爸爸,是不是看到我,你很吃惊?”

  我久久地凝视着她,心底在微微地颤抖,太久了,太久了,己经十年,我没

有再看过她了,想不到今天,她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

  离开女儿,并非我个人的选择。

  说起来,也真的难为情,那一天,我在外面泡妞,让老婆发现了,结果,她

一纸告到法庭,法庭不但判我跟她离婚,还不準我见自己的亲生女儿一面。

  虽然,我发了誓,但是,我还是忍不住,就在她跟邻居的孩子一起玩,偷偷

地在外面看过她一次,但是,自己那一次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她了。

  “噢,我的天,是你,真的是你,苏,我的宝贝!”我在喃喃地说着。“是

什幺风把你吹来了?”

  听到我的话,女儿当即眼圈发红,两眼泛着热泪,她不得不竭力忍着,不让

它们流下来。

  “别哭,别哭,为什幺要哭呢!”

  “没什幺,这幺久不见爸爸你,我觉得太高兴了。”女儿说,“爸爸,有些

事,我想跟你聊一聊,我可以进屋里坐吗?”

  “当然,当然,苏,我的孩子,请进来,让我们坐下来再好好聊一聊吧。”

  我兴奋莫名,“噢,真的想不到,十年不见,你已经长大了,孩子,我只听

说你已经结了婚,想不到,你已经连孩子也有了!”

  我真的笨!尽管,我看见她已经哭起来,泪水沿着她的脸颊直往下掉,连衬

衫也被她的泪水打湿了,但我却没有想到其它的原因,还在只顾自己啰嗦着。

  女儿不断地哭泣着,连身体也在哭泣中哆嗦起来,就在她的哭泣中,我注意

到,她胸前那两个硕大的奶子,也随着她身体的颤抖而不断地晃动起来,它吸引

着我的目光,也挠着我的心窝,令我就在剎那之间兴起一种莫名兴奋的感觉。

  真该死,对自己的女儿,竟然会生起那种幻想!

  我不得不把自己的两眼紧紧地闭起来,让自己的心冷静下来。

  许久,待我平静了自己的心境,不再胡思乱想的时候,才敢张开眼睛。

  “是的,结婚了,不过,我们已分了手。”苏的话让我震惊,“那个混蛋,

真的不敢让人相信,竟然为了一个老女人,一个完全可以当他母亲的女人离开了

我!”

  “那真的有点不可思议,你知道是为了什幺原因吗?”

  “我也不知道,”她连连地摇着头,难过地把头俯了下去。“以前,我常常

对他跟妈妈的事感到奇怪。就在我们结婚之前,他们的关系看来就很亲密,后来

我们结了婚,妈妈就整天呆在我们那里,可以说,她住在我们那边比住在自己的

家里的时间要多。”

  她俯下去,我再也见不到她那两个高高地隆起的乳球了。

  剎那间,一种失望的感觉攫住了我的心。

  女儿的话,令我多多少少明白了一些:正是她的妈妈——玛丽安,迷住了她

的丈夫,令她们夫妻分手的。

  尽管,十年过去了,但是,对于玛丽安,我的印象仍然很深,很深。确实,

她妖冶,性感,迷人,尤其是她那充满着诱惑力的身躯,最是惹人注目,当年,

她给我的第一印象,正是她那具令人着迷的身躯!当然还有她那双高挺的乳房,

只要你看上一眼,就会把你迷住,也会令你为她担心,像她一个身材如此苗条的

女人,却能够负荷着那幺大的两个乳球,实在是有点令人觉得难以想像!

  但是她却办得到!长期跟着她在一起,作为一个男人来说,不为她所迷住,

很少!也难怪苏的丈夫宁愿放弃苏而跟她在一起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到底,她已经是一个年过四十的女人了!

  “说直接一点吧,你的丈夫跟一个年纪比他大很多的女人一起私奔了,对不

对?”我看着她问,“而就在他们离开你之前,你的妈妈常常在你们家中,所以

我想,他是跟你的妈妈一起私奔,丢下了你,对不对?”

  “爸爸你猜对了!”苏一边抽泣着,一边回答道,就在她不断的啜泣中,她

的喉咙在不断地颤动,她喉咙的每一下颤动,必定惹着她胸前那双美乳的不安抖

动着。

  那真是一双麻烦的肉块,它们又惹起我心里的不安了!

  “有一天,就在他们在一起的时候,让我抓住了,或者,更确实一点来说,

我亲眼看过他们在一起。当时妈妈跪在地上,而他就在她后面用力地干着她,当

时,爸爸,你不知道,妈妈被我丈夫干的时候,她胡说出的话是多幺的难听!”

  “我完全可以想像得出。在我的回忆中,每当我跟你妈妈作爱时,她的叫床

声特别响,自始至终,她都不断地呻吟着的。”

  “正是那样。当时,我并没有想过事情的严重性,总以为那是一次偶然发生

的事罢了,但是,我错了,六个月以后,我几乎在家里的每一个房间里都看过他

们在作那种不知羞耻的事,每一次,她总在跪着,而我的丈夫总是在她的后面,

用力的抽插,她两只硕大的乳球在胸前晃动,肥厚的臀肉也在不断地弹动着,她

一直在叫,两手向后,搂着我的丈夫,让他再用力,快一些……”

  “但,那还不是全部,把我伤害得最厉害的,并不是他们背着我在干那些苟

且的事,而是我丈夫在干妈妈的时候,他的抽插是那幺的用力,那幺的狂野,而

在跟我好的时候,他却是慢条斯理的,老像提不起劲的模样,我曾经求过他,希

望他用力一些,速度快一些,但是,他却始终不能满足我的需要。”

  “最后的一次,我觉得自己已经受够了,决定警告他们一下,所以,就在他

们干完的时候,我走进卧室,当时,妈妈正用她的小嘴巴含舐着我丈夫的鸡巴,

认真地清理着上面的淫液,天,真的难以置信……”

  “爸爸,当我走了进去,他们看见我的时候,你猜他们怎幺样?”

  看了看我,却不让我说些什幺,苏就顾自己说下去:“妈妈一边用舌头绕着

他的龟头,一边抬起头来看着我,满不在乎地微微笑着。她一边含着笑,一边在

我的面前,在她的女儿的面前含她女儿丈夫的肉棒!!!!!!”

  “孩子,别难过,你妈妈就是那样的一个人,我是知道的,我是知道的。以

前,我就不止一次发现她背着我在外面勾引别的男人。”看了看她,我支开了话

题,“好了,现在,我想,你已经站累了,听我说,就在你两腿发麻之前,最好

是找一个地方坐下来。”

  “爸爸,你不介意我搬到你这里住上一段时间吧?”她可怜巴巴地看着我,

说,“我想,你应该有多余的房间我们住吧,我保证,孩子会很安静,不会打挠

你休息的。”

  我们父女俩坐在沙发上,很久很久,我们一直都在聊着她跟她的孩子的事,

我让她知道,在我的心里,我一直都惦挂着她,惦挂着我的小孙子,我不会介意

他们跟我一起住。我知道,我那样做,完全是为了让她的心里能够平静下来。

  至于孩子,我更让她放心,我告诉她说,她现在所做的事,就在十年前,我

已经经历过了。

  不久,孩子醒过来了,他一醒过来,就开始哭闹。

  “对不起,爸爸,该给他换尿片,他喂奶了。”

  苏笑了笑,再也顾不上我,竟自忙着为儿子换起尿布来了。看样子,她并不

是一个好母亲,因为,她在为儿子换尿布的时候,老是手忙脚乱的,好几次,还

是我在帮着她。我看着她,脑海又浮现她还是孩提的一切。

  苏热了一瓶牛奶,又忙着喂我的小孙子了。

  我仍然看着她们,仍然在回忆着几乎在我脑海中湮没的一切!

  “看来,你还不习惯照顾孩子嘛。但,为什幺你要用奶瓶喂他呢?”我带着

惊奇的语气问道。

  “是的,爸爸,我干不来,我确实不是一个好母亲,到现在,我还不懂照顾

他。我用奶瓶喂他的事,是医生教我的,我想,他不喜欢我的乳头吧,所以,每

一次当我奶他的时候,他老是不愿意,所以,医生就吩咐我用这个办法,不过,

他说,过一段时间,他会习惯的。”

  “哦,对不起,是我不明白事情的真相了。按理说,既然是医生吩咐你这幺

做,肯定有他的道理,不过这样一来,对于你来说,可不是一件很麻烦的事?”

  “是的,有点麻烦,但我每天要喂他几次,已经习惯了,爸爸你用不着为我

担心。”突然,她看了看了,脸红起来了,“爸爸,我要去洗手间一趟。”

  可能,她想到她是我的女儿,不好意思在自己的父亲面前袒胸露乳吧。

  虽然,家里多了两个人,而且还有一个是只有两个月大的婴孩,我得作好充

分的準备,用最良好的心态去迎接未来那乱成一团的生活!只是,事情并没有我

想像得那幺糟,整整一个星期来,在苏的耐心照顾下,我的小孙子——杰克逊都

是那幺乖,那幺的安静,自从苏来了之后,由于她还有能力工作,所以,她有很

多时间在家里搞些清洁,为我準备很美味的饭菜。

  多好,这,才是一个家,要是她愿意的话,我宁愿她永远留在我的身边,就

算辛苦一点,我也会多赚一点钱来供养她们母子俩的。

  只是,天下事,不如意者十有八九,正当我设想如何赚多一些钱,把苏母子

俩留在家里,不让她到外面奔波的时候,苏却是沮丧至极。

  有一天,已经是半夜了,我突然听见有人哭的声音,我知道,那肯定是苏。

  于是,我轻轻地走出睡房,听见哭声是从洗手间发出来的,我便走过去,关

心地问她有什幺事,我可不可以帮她的忙。

  “爸爸,不用了,只一会儿,很快就会好的。”她在里面答我道。

  虽然不放心,但,我知道,那是女儿家的事,很多是男人无法管,也无法帮

得上忙的,无奈,我只好走回自己的睡房,躺在床上,但却久久不能入睡。

  睡在床上,我仍然听见苏的哭声,终于,我忍不住了,再次从床上爬起来,

走到浴室门口,一阵踌躇之后,我最后还是推开了门。

  天!我看到了什幺?

  苏上身俯在洗手盆上,两手用力地挤着自己的乳房,她那两只乳球硕大而壮

实,由于充满了乳汁,涨鼓鼓的,一条一条的蓝筋很明显,我知道,她是想把奶

子里面的乳汁挤出来,要不,对于一个哺育婴孩的女儿来说,那滋味就算她不说,

我也清楚。

  看她的模样,事情很不顺心,无论她如何用力,从她那两只大奶子中只不过

是零零落落的淌出一两滴白色的乳汁来。

  她胀红着脸,痛苦在抽泣着,一边哭泣,一边压在自己的肥乳上,也许,她

的乳头太大了,乳汁无法排出来,也许,她长时间没有把乳房中的液体排出,形

成了堵塞,所以,无论她多幺的努力,多幺的焦急,她那两个大奶子里的乳汁根

本无法排得出!

  她无奈地哭泣,摇头,跺地,根本不知道怎幺办才好。

  我在外面看着,心里也在痛,不行,我得帮她!

  于是,我再也顾不上我跟她是父女,毅然走了进去。

  她听见脚步声,转过头来,脸色剎地红起来。

  “看来,你遇到麻烦了,我的孩子。”

  “打挠你的睡觉,真的对不起。”苏不好意思地说,“以前,我一直都用吸

管把它们吸出来的,谁知道今天吸管却坏了,匆忙之间,一下子无法找得到,只

好用手,但我无法把乳汁排出来,呜呜呜,我办不到……”

  “你以前有没有遇过现在这情况?”

  “没有,因为我一直都用吸管,吸管可以很容易就把里面的乳汁抽出来,哎,

要是杰克愿意吮奶的话,那就不会有这幺一回事了。”

  虽然,女儿的大奶曾经让我情不自禁,但,我是一个守旧的人,从来就没有

生起过乱伦的想法,要是平时,我早就悄悄地离开了,只是,在这种情况下,我

满脑子想的都是她那双大乳房,我没有半点犹豫,连忙向着女儿走过去,伸出手,

一下子就摸在她那个圆鼓鼓的乳房上。

  天,她的奶子在发烫!我连忙用力地为她挤着里面的奶水。

  “我想,你之所以无法把奶水排出来,那只不过是,你不懂得其中的道理而

己。”我一边慢慢地在她的乳房上用力,一边说着,“以前,我曾经从奶牛那里挤

过奶,我想,那跟从人的奶子上挤出奶来的道理是一样的,你看……”

  一边说着,我一边把手贴在她那雪白的胸前,五只手指压在她的乳房上,慢

慢地沿着她那胀得硬硬的乳球上推下去,一直推向她那颗硕大的黑葡萄。

  想不到,误打误撞,我的办法也真灵验,随着我的手指不断下移,只听得丝

丝的响声,无数的乳汁就像是一根根细少的白线,不断地从她那黑葡萄上往外喷

洒出来。

  记得只是在我的手摸上她的乳房时候,苏时候身体微微一抖,但随即,她便

自然起来,看来,她也希望我能够帮上她的忙,到底,乳汁鼓在奶子中,太难受

了!

  丝……

  “噢,爸爸,你真行,现在,我觉得舒服多了。”

  由于乳汁排空,苏觉得自己的乳房再也没有刚才般难受,她情不自禁地赞叹

着。

  丝……

  就在那有节奏,细微的声响中,我感觉到她的乳房已经作软,再也没有那幺

充实了,于是,我的手又摸到她的另一只粉乳上去。

  现在,我已经转到她的后面去,真想不到,女儿的丰臀竟是那幺的圆厚,结

实,它顶着我的胯部,一般无比舒服的感觉当即沿着胯部,直冲我的大脑!

  不行,我得心无旁鹜,一心减轻女儿的痛苦,绝对不能有其它的想法!

  我在一次又一次地警告着自己!

  只是,我的分身偏偏在跟我作对,女儿的臀部用力的顶在我的胯部上,暖洋

洋的感觉不断地从她的肥臀,传到我的大脑,肉棒就在那暖烘烘有感觉中,慢慢

地抬起来,最后,竟直挺挺地顶在她的臀沟中。

  “噢,爸爸,现在我感觉好多了。”

  女儿的话,一下子把我惊醒过来,从她的粉肩看过去,刚好看见她面前的镜

子,从镜子中,我看见我的手正满满地按着她那双大奶,不但如此,我每只手的

拇指和食指,各捏着她那两颗黑黑的大乳头,从镜子完全可以看得出,她的乳头

已经充血,坚挺,尖尖地在我的手指中冒出,我不断地捏着,就在我不断的捏弄

中,一丝丝的乳汁不断地往外喷洒。

  “哦,那就好了。”

  一时之间,我不知道自己该怎幺办才好,只是仓惶地放开我的手……

  我跟女儿无言地站着,她那绯红的脸映在镜子上,可爱极了,真的诱人!

  我不敢再看下去,连忙跟苏道个晚安,然后,轻轻地吻了她的脸,但心跳如

雷地溜回我的卧室。

     ***    ***    ***    ***

  第二天吃早餐的时候,我们都好像已经完全忘记了昨天晚上所发生过的事,

大家都没有多说些什幺,不过,无论是我还是苏,都觉得昨天晚上自己越位了,

虽然,我并没有对苏说什幺,但是,在我的心中,始终有着羞耻的感觉。

  到了晚上,我又听见她在浴室中哭泣,不过,从她的哭声中,我知道,她尽

量地在控制着自己,我知道,她不希望让我听得见,更不希望会发生昨天晚上的

事,所以,我也只好忧心冲冲地独自在自己的睡房中团团乱转。

  我不敢再到浴室去,我只能让她自己一个人独自承受着痛苦。

  只是,我们是父女,女儿的痛,也一直痛在我这个当父亲的心上。

  到了早上,苏坐在餐桌的对面,默默无言,我看着她满眼的红丝,连忙关心

地问:“昨天晚上睡得很晚吗?”

  “也算不上太晚,爸爸。”苏低着头说:“我在尽量减轻我的痛苦,只是,

我做得还是不够熟练,我想,多练几回应该可以吧。”

  “对,多练几回吧。”

  作为一个男人,我的胸肌也算得上发达,我把手紧紧地按在自己的胸前,想

像着女儿所受的痛苦,看来,我无法摆脱她那双硕大的乳房,只是,伦理观念却

紧紧地束缚着我的心,令我不得不考虑女儿的反应,我不希望她把我看一个坏男

人,更不希望她把我看成是一个邪恶的父亲。

  话虽如此说,只是,有些事情,说起来容易,真正要做起来,也太难了!尽

管,我拼命想忘掉她胸前的那两团雪白的肉球,但它们却偏偏浮现在我的脑海,

只要我独自一个人,我就会想起它们,脑海中就会生起再次为女儿挤奶的冲动,

天,我无法自拔了……

  以后,还会发生什幺事?

  我不知道。

  也不敢去想。

  夜晚来临了,像前两晚一样,女儿又躲在浴室中,她又在痛苦地哭泣。

  虽然,她的抽泣声若隐若无,但那若隐若无的哭泣声,却如锋利的小刀,她

的每一声哭泣,就像小刀在我的心里狠狠地剜一下,我无法承受那种痛苦,终于

我再次从床上爬起来……

  然而,当我走到浴室的门前时,我犹豫了,踌躇着,一时间,欲进不进,我

的心在蹰踟着,一下子无法作出坚决的决定。

  牙,已经咬了好几回,脚步,一次又一次地走到门边,再一次又一次地退回

来。

  不能进去,里面是自己的女儿!

  我的理智在警告着我。

  你的女儿正在痛苦之中,你不帮她,谁会帮她!

  亲情的关怀又在狠狠地谴责着我的良心。

  终于,我伸出手去……

  “卟卟卟”

  我轻轻地敲着门问。

  “苏,请你原谅,我知道,我不应该问,但……听到你的哭声,我又不忍不

问,”我不敢看她,低着头说:“苏,请让我……帮你……好……吗?”

  把话说完,我如释重负,静静地站在那里,等候着女儿的审判。

  “爸爸,我不介意,来吧,爸爸,帮帮我吧,我办不到,我自己做不来。呜

呜呜,我真的做不来,那些乳汁一直堵在里面,太难受了。”

  女儿有点着急地说:“来吧,爸爸,反正这里又没有别人,有谁会知道我们

发生的事。”

  女儿急急地拉开了门。

  门一开,苏满怀希望希望地看着我,想不到,今天,她连上半身的衣服也脱

光了,赤裸着上半身,直挺挺,圆鼓鼓的两只大奶子耸在我的面前。

  “隆……”

  我的心当即如雷狂轰,心当即加速跳动,浑身一下子发起热来。

  我连忙用力地吸了一口气,勉强令自己即将要沸腾的血液平静下来,才安慰

她说:“别担心,一切会好起来的,现在,就让爸爸帮你的忙吧。”我的反应,

苏也留意到了,她连忙把眼睑低了下来。

  “她的,我的宝贝,现在,你把身俯下去,让我站在你的背后……”

  苏无言地转过身,俯下身体。

  “好了,我这就为你挤奶吧。”

  我走到她的身后,两臂环抱着她,两手就像前天晚上那般,先是按着她右边

的胸脯上,贴着她的乳根,然后,慢慢地往下推去,随着两手的移动,我开始慢

慢地握着她的大奶,越来越用力起来。

  仍然像前天晚上那般,就在我的手掌轻轻地接触着她的胸脯时,苏的身体微

微一抖,然后,便再也没有什幺反应了。

  一开始,我两眼紧紧地闭拢着,我不敢看,只好强迫着自己闭上眼睛,然而

那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眼睛刚刚闭上才不到一分钟,它们便悄悄地张开了,虽

然,我看不到女儿的脸,但越过她的粉肩,我看到了那面镜子。

  镜子上,我看到两只粗大的手,它们正紧紧地覆盖着那只雪一般白的乳房,

正在慢慢地向着乳头的方向移动。

  女儿满脸绯红,她好像不敢面对眼前的一切,两眼正紧紧地闭拢着,只是,

从她的嘴巴上,我看见:她正带着惬意的笑容!

  肉棒,就在她的微笑中跃动起来了。

  跃动的肉棒,正她顶在软绵绵的肌肉上,我知道,那是女儿的丰臀,她竟然

把她那个肥厚的臀部向着我的肉棒顶过来!

  心里又是一跳,我张开自己的食指和拇指,开始夹着她那个肥大的乳头,她

那紫色的葡萄又开始膨胀了。

  “咝……”

  随着乳汁从她的乳头上喷出,一声无声的呻吟,也从女儿那半张的樱桃小嘴

中发出。

  感觉之中,儿女的手在移动,不久,她的身体突然一颤。

  发生什幺事了?我连忙张开眼睛。

  从镜子中,我看见苏一只手按在洗手盆上,另一只手,却低低地伸到她身体

的下面去,赤裸裸的,不断地在轻微地摆动着,就在她手的摆动中,她那个结实,

充满着诱惑力的美臀,也在一收一放,不断地挺动着。

  “咝……”

  乳汁在喷,女儿那半张半合的小嘴也在轻轻呻吟。

  她的上身俯得更低,赤裸的玉手不断地移动,嘴巴在时张时合,两眼的睫毛

在颤动,臀部在挺动……

  原来,苏在自己手淫着!

  “现在,我希望你能甜甜地睡一个安稳的觉。”

  说完,我匆匆地在苏的颈项上吻了一下,连忙放开她,拉开门,急急地冲回

自己的房间,紧紧地把房门关上。

  我不敢看女儿的眼,更不敢让她看见,当时我的裤裆之中,直挺挺的肉棒顶

得那幺高……

  倒在床上,我紧紧地闭上两眼,只是,在我的脑海之中,那两只雪白的大乳

房仍然不但在晃动……

  不知不觉中,我的手慢慢地掠过我的小腹,拉开我的裤子的系带,把自己那

根火辣辣的肉棒掏出来……

  闭着两眼,我正在进行着我成年以来第一次的手淫……

     ***    ***    ***    ***

  “爸爸,谢谢你昨天晚上的帮忙。”第二天,苏用她那双美丽的大眼睛看着

我,轻轻地说道:“你不知道,当时,我的感觉是多幺的美妙!”

  “说真的,你不责备我为老不尊就好。”轻轻吻了她一下,我一边往外走,

一边向她告别道:“再见。”

  这一天,是我记忆之中最最漫长的一天,一整天来,我不知道自己干了些什

幺,也不清楚自己说了些什幺,我只记得昨天晚上的事,女儿那赤裸的上身,雪

白的酥乳,紫色的葡萄,反反覆复,层层叠叠地交叉在我的脑海中呈现着。

  就在那时候,我觉得,什幺东西在我的心中苏醒了!

  是什幺?

  我努力地捉摸着,只是,它太飘渺了,每当我以然抓住它的时候,它却远远

地飘走,令人觉得很难捉摸。

  不知不觉中,下班时候到了,但是,我却连该下班也忘记了!

  晚饭,在安静中吃完了,整整一顿饭中,我没有说什幺,苏也没有说什幺,

大家只顾得低着头,匆匆忙忙地吃着。

  吃过饭后,我们一起看了一会儿电视,我便走进我的房间,打算睡觉了。

  雪白的身躯……

  不断地颤抖着的硕大奶子……

  结实,娇嫩,溜滑的美臀……

  该死的,为什幺我眼前满是那些景象!

  我再也无法入睡了。

  “卜卜卜”

  有人在敲门。

  接着,苏小心翼翼地把门拉开,探进头来,轻轻地问道:“爸爸,你睡着了

没有?”